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企业文化 > 正文内容

DJ|阿球_音乐

发布日期:2021-06-26 14:0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 

  www.hlj0p.cn,DJ:唱片骑士,全称Disc Jockey,Hip-Hop(嘻哈)文化的四种表现形式之一。最早出现在美国Disco流行时期,负责在各种音乐中挑选出适合的音乐放给客人们听。但DJ是一种职业而不是音乐风格,DJ的技术叫做打碟(DJing),同时将两个唱盘连接着一个接收器、喇叭筒、扬声器、混合器和各种其他不同的电子音乐仪器等,将两首不相干的歌曲混制成仿佛被合成一气,产生一首独特的新作品。

  五小时之内网易云评论突破999+,七天之内试听量超过10万……2017年10月,一首温州方言说唱歌曲《嗨次那》在温州人民的朋友圈里广泛传播,接地气的方言和有趣的段子在温州人心里瞬间引爆,吸引了众多人去歌曲下方“打卡”。

  而在歌曲背后,则不得不提到这首歌的编曲/作曲/制作者——阿球。留着小胡子的阿球看似一副老成的样子,其实也只是个90后。作为温州本土的DJ和音乐制作人,多年来,阿球一直致力于挖掘温州街头流行音乐文化的根源和内涵,并且以此为基础,融合更现代化的艺术,突破更长远的未来。

  从初中开始,阿球就受到NBA里的嘻哈元素的影响。在高中他参加了街舞社的社团,成为了一名Bboy舞者这一跳就是六年。2012年,经常去参加各种比赛阿球,在赛场上看到有DJ这种职业的存在,就非常的感兴趣,“很早之前其实一直都有耳闻,但是从来没见过。通过比赛认识了些朋友,后来就跟朋友去学了。”阿球说。

  创作音乐是需要一定的投入的。面对高昂的器材和设备费用支出,收入情况并不是很理想的阿球还是省吃俭用了大半年,攒了一套设备来创作音乐。“电子音乐在温州当时才刚起步,很多人都只知道,更不用指望有人能够购买原创音乐作品。”阿球说,他只有通过活动和一些现场表演来进行推广,“所以自己的坚持还是很孤独的”。

  受曾经的街舞文化的熏陶,阿球在学习制作音乐的时候,一直很注重“根源”的存在。“Bboy是非常提倡原创性、强调根源的一种舞蹈,做街头文化是要从根源上去寻找影子的,然后其他的东西就会像树枝一样,蔓延出来。”阿球提到,音乐的表达和街舞一样,有非常高的自由性。如何去创作,取决于自己的想法。“长久以来音乐一直在不断地改变我的态度,这让我会更期待,未来是什么样的。”

  在学习之初,阿球深受日本爵士乐的影响,Nujiabes对他最开始的成型影响非常大,这也奠定了他之后大致的音乐风格——Jazz Hiphop。“我曾经设计过很多风格,但现在重心比较偏向一些hiphop音乐和jazz乐结合,以及一些funk。”阿球说,“最近在做一些新元素的融合,我自己也不能去定义它,有点future的味道,想尝试些更新的东西,将生活中的体验感觉所结合。”

  没有灵感的时候,阿球会去听一些国内外的老唱片,或者去学习一些边缘的文化,“里面会有一些声音会特别触动我,遇到合适的,会去采集出来并使用,制作成一首新的作品”。

  《恶魔之语》是阿球今年四月份刚发布的一首原创作品。很难去想象,温州的最传统的曲艺种类,和hiphop元素相结合,会是一种怎样的体验?然而阿球做到了,他想去有这样的尝试。他花了大量的时间去听、去感受鼓词字里行间所表达的意味和音乐性,然后挑选出最合适的几段,对鼓词进行采样,利用现代化的数字音乐技术,加上pad、bass、鼓点等电子音乐合理编排,进行重新remix制作,于是便呈现出这样一首《恶魔之语》的作品。

  “总要有些人留下做本土的文化吧。”对阿球来说,这只是他构想里的第一阶段,尝试传统和现代的融合。“我有个更大的设想,将温州古老的鼓词艺术,搬到现在的club或者livehouse里,和乐队或DJ完成一场现场的liveshow表演,”阿球说,“这对传统文化来说是一种比较大的挑战。”

  从2012年至今,阿球一直在孜孜不倦地创作音乐,目前他出过两集实体专辑,以及十余张数字EP,“牙齿无创修复专利技术”创始人伍淑兰倡导保留,单曲总量大概有60余首。而这里大部分风格都是jazz hiphop,也有一些对old school或者trap,以及更新的风格的尝试。

  《Totems》是阿球比较满意的一首作品。“这首歌其实是我当时的一个想象,音乐出来会比较原始,想让人听完感觉在森林里,有些也会灌输点宗教的味道。”另一首《好汉歌remix》在2018年《这!就是街舞》节目中被使用,就以病毒似的速度蔓延了街舞圈,之后阿球收到罗志祥的邀请,再一次确定了他的制作能力。

  “其实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磨炼人的过程。当你认真投入去做一件事情的时候,就不会考虑其他的,会感受到自由。”阿球说,“我觉得好的音乐终究是会被发现的,我也想在这里继续做下去,希望有一天我们不再为物竞天择而做出选择。”

  2016年,阿球和小龙、阿周三个人成立了留素Flowso工作室,旨在提升温州这座城市的街头艺术氛围而努力。“我们三个的理念非常接近,但是又做不一样的艺术工作,所以想尝试不再局限于自己玩,结合起来,可以做一些有意思的事情。”阿球说。

  “hiphop元素中,都涉及到一个元素流动的概念,这是Flowso的由来。”阿球说,“而留素,则是追求事情本质,留下最根源、最精华的部分。”

  阿球提到,在温州,一些小众文化都有了,但是从事该种文化人的基数和年轻人的基数是不成正比的。“就像我们办一些演出和聚会,的确是会有人来参加,但参加的都是同一批人,基数不够大。还需要更多人有意识地带动并发展这个文化,这是根本上解决城市场景参与人数不够的问题。”因此他们成立工作室,想聚集团队的力量,在温州这座城市做文化推广。

  作为DJ和音乐制作人,阿球现在会给留素团队做一些Beats,同时也会整理一些自己想要表达给听众的Beats,他最近正在试着DJ和乐队结合,呈现出一个LIVE BAND的形式。而除了自己练习和做音乐之外,他也在尝试着做一些party,让更多不是特别明白和喜欢的人,了解这种文化。

  2017年,阿球将自己认识的温州本土rapper召集在一起,成立了“犹太诗人”说唱团体,说唱这种对于许多人来说曾经很抽象的小众音乐,首次走到聚光灯下,在温州的年轻群体中掀起一股热潮。他们受邀登上东海音乐节的舞台,开的专场歌迷塞满场地……

  “从小就听父母说,温州人就是东方犹太人,而我觉得,说唱跟诗歌一样美,所以就取了这样一个名字。”阿球说,“现在团队正处于的探索和磨合阶段。想要出一些作品,但是这些作品必须是很能代表团队风格的作品,我想做出真正植于城市根源的东西,而不仅仅只是温州温州,加点温州方言就好了。”

  如今的阿球,主要的工作重心已经转移到团队的建设和巩固提升。他希望能让更多人知道留素的存在,并且在未来能沉淀出一些更好的作品,走出温州。他希望在文化沙漠上,为这座城市,建立起一座坚不可摧的文化堡垒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